1
欢迎来到梦想文学网,您可以 登陆或者 注册

感君情重,不觉泪垂

作者: 水灵珑时间: 2013-12-03 11:20阅读: 收藏评论在线投稿
  一个女人,下决心即便死,也要结束一段侵蚀了自己灵魂的情感,才算是真正长大了。—— —— 题记
  01
  八个月前。我在北京。你说,你此番赶赴北京,我总感觉你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情,这是我朋友的电话,不管你遇到了什么困难,他都可以帮到你。
  七个月前。我想辞职。你说,你看看你那里有没有大型的科技公司,我有一位高权重的朋友,我有恩于他,我想,此生我都不可能有求于他。但是,你如果需要,我愿意求他。
  四个月前。你为我的手机打进一笔几乎令我惊为天人的话费。你说,我没有别的目的,你这样生气,我担心你换电话,你如果换了电话,茫茫网海,我将去哪里找你?
  一个月前。我们在电话里暴吵。你说,你听我解释,你听我说,你先听我说……你看你这样生气……我说,我不听,我不听,我不想听……
  02
  当我循着时光走过的路途,将你与我一起走过的这一段日复一日的凡生,由远及近,由浓烈到破碎,一点一点拉伸到今年的国庆日。
  对。就是我们对着电话暴吵的那一天。
  那一天,我像一只颤抖着的刺猬,立刻就竖起了全身的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对你劈头盖脸就一顿结束陈词。
  接着,啪地一声,挂断电话。我便瘫倒在床上。有一分钟的失神。一分钟的恍惚。又有一分钟的解脱。
  我长长慢慢,慢慢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又吸了一口气。
  然后的然后,我便跌入一种深不可测量的幽暗的空茫和寂灭。
  我听见自己的内心轰鸣出,庞大的不舍。
  03
  我不后悔对你说过的那些话。却又懊丧对你说过的那些话。
  我知道,那些话一出口,便成了你我之间,最后的世间因缘。
  这最后的因缘,盈满了我从未见过的巨大的空荡,同时又盛着毫无悬念的苍白。
  我们之间所有的交集,冲突,伤害,计较和仿若命定的离析,在那一刻,被我耗尽体内真气冲口而出的蹩脚陈词。
  画了一个歪歪扭扭的句号。
  我们,完了。
  这个完结,不是负气,不是赌注,不是一个时段。而是一种永久的缺失。我必须用一生去计量。
  这一生的衡定是,从此,我的生命中,不再有你。你的生命中,也不再有我。我不再需要你的友谊。你也不再需要我的。
  你我之间,将永远不会再有倏忽再会。哪怕你的qq号和电话号,我早就烂熟于心,我都将永远不会再去碰触。
  此后余生,哪怕是在茫茫人海抑或是网海,与你对面走来,明知是你,我也要绕行。
  从此,关于你,所有的悲伤,我都要绝口不提。所有的宿命,我都要一笑而过。
  这一别,便是永别。
  04
  这就是了。
  你与我,荒凉得一秒都不愿多做停留,惨淡的,收场。
  你看,情感胶着的最初,都是一模一样的温馨甜美,一模一样的倾尽全力。而一切总逃不过转瞬即逝的覆辙。
  说淡就淡,说散就散了。
  05
  那天之后的前半个月,我过得满怀愤怒。
  那些仿若推开一扇夜窗,赫然望见一片引人垂泪的炫目过往,好死不死地,总是让我想起你在我心中占据的其实是一种信仰。
  我信仰,不管景遇世情如何沧桑骤变,经得起考验并且在考验之后能够存活的情感,必将有着蓬勃的生命力。
  我信仰,在容易对真诚和承诺产生怀疑的网络里,隔着一段虚无的距离,我也能找到单纯且清澈的东西。
  我信仰,当我沦落至绝境,我伸出手求救,抓得到的一定是你的手。山远水长,我的人生总有一处避风港是你与我种植下的情谊。
  这些个信仰,在我眼中,越来越像蜿蜒扭曲的铁丝网。一眼看过去,全是漏洞。
  于是,那天之后的后半个月,我除了在心里对网络情愿不情愿地染上了一种谨慎和疏离的气息之外,我能吃能睡。
  把生活过得没心没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